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化 - 民俗风情
汾西师家沟,曾经的“天下第一村”
  • 2016-10-11
  • 次浏览
  • 打印本页


黄土高坡上的古老村庄——师家大院。 by:梁铭


沿着黄土高坡上的沟沟壑壑,我终于看到了这方藏而不露的天地——山西省汾西县师家村,一个仅有500余口人的村落。谁曾料到,一百多年前,她的先祖们所经历的一段岁月而给后人留下这个风格独特的清代民居建筑群。


师家大院古老的窑洞。  by:梁铭


随着旅游的开发,影视的介入,众多的大院民宅名扬天下。虽豪门壮观,但难免会留下些许人为的遗憾。而师家大院展示在我面前的却是一种原汁原味的历史风貌和地地道道的本土特色。这里没有盏盏红灯高悬。也没有彩旗猎猎作响。有的只是一种宁静、自然,有的只是一种古扑、敦厚,有的更是一种遐想与沉思。


师家大院。 by:梁铭


古建民居群位于师家沟北侧,窝居于群山环抱之中,犹如一颗明珠久久地被厚重的黄土掩埋。如今,是该让它光彩于世了。古老的建筑,深遂的文化,纯朴的民风,自然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外国友人的到访、国内专家的赞誉,为这座清代民居群大增光彩。著名学者费孝通先生大书手笔:“汾西县师家沟清代民俗文化博物馆”为大院亮出了招牌,独有的建筑风格使 其载入王军教授编著的《中国窑洞》一书而享誉海内外。


屹立于村口的古老牌坊。  by:梁铭


踏着石条铺就的环村路,叩响一个个锈迹斑斑的老门环,推开一扇扇吱吱作响的陈年木门,走入一孔孔饱经侵蚀的窑洞。在山风拂面之中,我似乎融入了一幅风雨山河的画卷,同历史老人静静地对话。


独特的窑上窑建筑民居。 by:梁铭


占地面积达10万多平米的古建群,创建于清乾隆三十四年,历经嘉庆、道光,咸丰至同治年间约一百多年。村民告我,村落所处山形好似凤凰,而大院群所处为凤凰心脏。虽为寓意,但却是一处风水宝地。三面环山,南边临水,北高南低,依山而筑,随形递进,形成“楼登楼、院套院”格局。远远望去,层次分明,立体感强。隐约中,一种神秘气氛,令人兴趣倍增。



经历过大火的老宅院。  by:梁铭

浑然一体的师家大院,仿佛是一座设计严谨的城堡。且不说那一座座四合院,二进四合院的规模之大,单去感觉一下诸多庭院中的二层、三层楼房式格局的窑洞,就会让人耳目一新。窑洞高达四米,宽约三点五米,进深九米。夜宿其中,完全没有都市楼房中那跳起来即能摸到屋顶的压抑之感。冬暖夏凉,天然的空调更是一种难得的享受。众多窑洞式建筑,既突出了山区就势窑上登楼的特点。又结合了平川地区平面多进的建筑特色。窑洞内已有百年之久 的满砌青砖虽经烟火水气所浸,仍坚实如初,连那道道砖缝之细、之整齐,都是少见的。



老宅内。 by:梁铭

这大小三十一个庭院中,都规距地建有正房、客厅、偏房、过厅、书房、绣房及长工房等。以传统而变化的园门、耳门、楼门、偏门、暗门相连,融为一体。我在拍摄中,由一院进入至他院而出,犹如一家之内。这种独特的设置既能良好地防盗,又可增加信息传递。



砖雕雄狮。 by:梁铭

建筑,是一种凝固的艺术。而在这些主体建筑上,中国传统文化的流光溢彩处处可见。精美的石、木、砖雕比比皆是,依稀可辨的彩绘韵味无穷。散落在村落中的一百六十三处木雕,四十七处砖雕和以“寿”字图为主的窗棂隔扇一百零八种,无不显示出当年师家的文化底蕴以及建筑上高超的艺术造诣。当你轻轻抚摸着百年的艺术珍品。立足静观在花墙照壁前,那不知出自何家大手笔、流云飞瀑般大气磅礴的书法墨宝,决不是三五日所能解读和欣赏至尽的。每一处斑斑驳驳的遗作,都象一位历史老人在向我陈述着往日的故事,使人动情、入境 。


非常罕见的飞马踏浪、回头往日的精美砖雕。  by:梁铭


看古建民居,不仅是一种时光的返朴和对历史的温故,更是一种对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欣赏和继承。拜读大院的过程中,有几件珍品不能不重点地去展示一下。村中一座仅存的兽形立体砖雕,静静地矗立在三层窑顶墙头,默默地面向东方站立了百余年,守护着一方土地和代代相传的师家沟子民。我穿越庭院、登上窑顶、钻过残窗、攀上墙头,将镜头对准了它,轻 轻地按下了快门。再一件珍品是当年师鸣凤宅客厅的门披,那是一幅非常难得的木雕艺术品。当我拍完了悬挂有“德性坚定”、“事理通达”和“正气和平”额匾的客厅时,房主指着推满农具杂物的房间说:里而有好东西呢。在厚厚的灰尘中,找到了这块近乎残缺的门披。阳光下,当飞扬的尘埃落定,给我的第一感觉是惊讶!一块刻有“尚志”字迹及优美图案的透雕饰品,无论其内容及技艺堪称一绝!如此宝物,竟在昏暗的尘埃中掩饰着自己的灿烂。



精美的木雕饰品。 by:梁铭

当你把留意的目光,缓缓地扫过每一处建筑,你会兴奋地发现那许多显现在木刻砖雕上的书法作品使人过目难忘。如“东山气”、“北海风”、“南山寿”、“敦本堂”以及“清白家 风”、“水月松风”等等。而更多充满着为人处世哲理教诲的书法三雕饰品留在了家家户户的门额、楼匾、砖墙上。诸如:“循理”、“俭养廉”、“勤补拙”、“留有余”、“敦善行”等无不散发着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芳香。



对于师家村民来说“大夫弟”巨匾的丢失是全村人的一大憾事。相传曾国藩其弟曾国荃为表彰时任湖南湘乡知府师鸣凤的显赫政绩,赠巨匾“大夫弟”一块悬挂在师家沟师鸣凤宅前,十年浩动中不知了去向。



习惯了乡村土路的泥泞,人们发现师家大院在建筑上的又一特色:石路。绕村而行的1500余米街道及院院相连的路面,均采用长100厘米、宽50厘米、厚30厘米的沙质条石铺就,同时路面下筑有排水洞与各院相连,故村民有“下雨半月不湿鞋”之美誉。此外,那高高的围墙和幽深的地下通道都为师家沟平添了许多神密色彩。



然而,岁月无情。风雨百年后,师家在兴盛四代后衰落了。曾几辉煌的豪宅大院也渐渐失去了昔日的光彩,现存的民居多已破损。在漫步于深深庭院和高高窑楼时,惊叹、婉惜诸多复杂的心情一直困扰着我。而作为岁月变迁和历史见证的民居建筑群,却用它那朴实、敦厚和残缺的美使人感受着它那无法估量的真实价值。我在一处老宅前,发现两根硕大的石质立柱斜靠在窑前。各长5米,宽32米,厚32米,完整无缺为整料制成。竟管已无法看到昔日它头顶楼椽的伟姿,但你可以想象出这座老宅当年的气势。



走进这令人回味无穷的古建筑艺术殿堂时,不仅被那高超的建筑艺术所折服,同时也被黄土高原上纯朴的民风所感染。黄昏时分,我独自走入村落,一位叫作师要保的师家后人接待了我,不善言词的全家人清洁了窑洞,安排了我的食宿。月光中、烈日下陪我走门串院。一方木桌,几杯清茶,缓缓讲述着师家村的故事。在热腾腾的面条、稀饭中道出了村民的希望。无论有人没人,你可尽意推开一扇扇古老的木门,随意观看拍摄。好客的人们,会端出甜水送你于口干舌燥之时。支书也罢、村民也好,都毫不保留地拿出自制珍藏的家谱和资料让你 记录,你们唯一的心愿:早一些让世人走进这师家大院。



一个近乎神奇的传说讲述了大院主人的发展史。




当年闯王李自成起事兵败,退至山西,路经此地。为防清兵追杀,将携带银两财宝就地掩藏 ,后身亡未归。师家祖先师法泽意外发财起家,放钱置地,经营铺店。生意发展至北京、湖南、陕西等地,土地扩至相邻数县。传说,长年从外地回收银子,其骡马队一路都在师家店住宿,可想其财力之旺。至乾隆年间,捐钱买官,建宅筑院。师家后人师登云、师自省、师凌云、师奋云、师彩云分别修得“敦本堂”、“敦厚堂”、“东山气”、“北海风”、“南山寿”等处套院。后近百余年的发展,才留有如此规模的清代民居建筑群。



天边的朝阳,已将沉睡的山村唤醒。古老的庭院中,升起了袅袅炊烟。忙碌的女人,赶学的书童,晨作的农夫给这静静的山庄注入了无限的生机。乡间的摩托、汽车,窑洞里的电视、 电话,演绎着传统与现代的交融。在这固守与理想的碰撞中,师家沟人产生着期望的火花。他们坚信:历史的文明决不会被黄土掩埋,正如村外石牌坊下那位75岁的师容祥老人告诉我的——一条通往霍州的大道正在向前延伸,这是一条联接世界、通往理想的道路。路通山门开,到那时,“汾西县师家沟清代民俗文化博物馆”的巨幅广告牌将高高地矗立在黄土高坡上,喜迎四方游客的到来。

版权所有:汾西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邮箱:fxzwxx@163.com

电话:0357-5122200          传真:0357-5124100          邮编:031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