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政策解读
2017 企业如何去杠杆
  • 2017-01-13
  • 次浏览
  • 打印本页


   

   2016年岁末,当焦煤集团等四家国企与建行、工行的负责人紧紧握手时,酝酿已久的债转股在山西终于迈出关键一步。

  这是山西签约的首批国企市场化债转股合作项目。总金额450亿元的债转股协议,是2016年去杠杆成效的最好诠释。

  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会暨经济工作会议指出,降低企业杠杆率,是2017年去杠杆的重中之重。在山西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的背景下,如何按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既积极稳妥推进去杠杆、降低企业债务负担和债务风险,又为转型升级注入持久的金融动力?

  这是事关结构调整的重要任务,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必答题。

  去杠杆,主攻方向在企业,实质是降企业的负债率

“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起地球。”古希腊物理学家阿基米德描述杠杆原理的名言家喻户晓。

“花未来的钱,办今天的事”,“杠杆”是现代经济活动的重要工具。政府发债修建基础设施,企业向银行贷款扩大生产,个人用信用卡消费……都是用杠杆撬动资金。适度的“杠杆”,让经济保持快速增长。但在经济新常态下,过高的杠杆率成为企业不堪承受之痛,加剧了企业经营困难,同时也积聚了巨大的债务风险。

  国家统计局最近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11月末,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6.1%。而山西的数字远高于全国水平。省金融办数据显示,2016年前三季度,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达76.5%,焦炭、煤炭、化工、冶金等行业债务负担尤为沉重。

  针对这一现状,建设银行山西省分行行长尚朝辉认为,在经济新常态下,市场环境、融资环境都在发生变化,企业要学会以全新的视角看待杠杆和负债问题。

“树不能长到天上,高杠杆必然带来高风险”。正如权威人士去年5月在《人民日报》的文章中所述,在利用货币扩张刺激经济增长边际效应持续递减的情况下,要彻底抛弃试图通过宽松货币加码来加快经济增长、做大分母降杠杆的幻想。从中央到省内都强调,当前最重要的是按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积极稳妥推进去杠杆。

  去杠杆的主攻方向,是去企业的杠杆。在山西,重中之重是推动煤炭、电力、冶金等企业去杠杆。而去杠杆的本质,是去负债、降低企业的杠杆率,也就是资产负债率,使企业在经济转型中轻装上阵。

  去杠杆,要综合施策,和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水平结合起来

  那么,企业如何去杠杆?

  经济新常态下,再用货币宽松刺激增长已无可能。对山西来说,企业去杠杆必须在坚定不移地完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任务的同时,综合施策,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水平,如此方可使经济巨轮劈波斩浪、渡过险滩。

2016年,省委、省政府连续打出组合拳,帮助企业降低融资成本,优化融资结构,化解金融风险,去杠杆成效初显。

  省金融办主任郭保民认为,去杠杆是渐进的过程。从长远来看,关键在于提高企业的经济效益,增加现金流来偿还债务。从短期来看,企业可用多种手段促进杠杆率降低。

  第一个重要途径,是引导企业通过银行间市场发债。

  在企业资产负债率不断高企的情况下,通过银行间市场债务融资工具来改变融资结构,是促进资金成本和杠杆率降低的有效手段。比如建行承销的阳煤30亿元超短融,发行一单就为企业节约3000万元成本。成本降了,杠杆也就降了。银行间市场还有一种工具——永续债券,最大优点是,企业发行后可在资产负债表上计入权益,降低杠杆率。据省金融办统计,截至201611月末,潞安、同煤、焦煤、能交投等大型企业共发行永续债券160亿元。

  伴随去杠杆进行,债券已成为企业降低融资成本的主要渠道。2016年前11个月,山西在银行间市场累计募资全国排名第7位,融资余额在全国排名第5位,中部排名第1位。这些成绩,为2017年深入推进去杠杆打下了良好基础。

  第二个重要途径,是扩大直接融资比例,重点发展股权融资。

  与银行信贷等债权融资不同,企业股权融资无须还本付息,不增加企业负债,具有独特优势。常见的渠道有首发上市、上市公司再融资、并购重组、定向增发以及私募股权投资等。而2016年年底签约的数单市场化债转股项目,使银行债权转股权,在降低负债的同时引入股权投资,无疑是当前主动有序去杠杆的重要方式。

2016128日,山西焦煤、建设银行、省国资委共同签约了山西首单国企市场化债转股合作项目,拟共同出资设立总规模约250亿元的“降本增效基金”和“转型发展基金”。建行山西省分行介绍,将由债转股基金持有焦煤3个子公司股权,以股权资金置换焦煤及其下属公司原有高息负债,预计使焦煤集团杠杆率由79%下降到74%,实现“降本增效”。此外,工行与太钢、同煤、阳煤等三家企业签署的债转股协议,总规模达300亿元,预计也将明显降低三家企业的杠杆率。

  除此之外,资本市场还有许多可资创新利用的工具,如优先股、资产证券化、产业创投基金等,都可用来帮助企业优化融资结构。山西还将继续鼓励险资入晋,用好综合化融资方式,拓宽企业融资渠道。

  应该指出的是,要使去杠杆和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水平结合起来,应该努力扩大省内贷款投放。当前山西金融机构存贷比低于全国平均水平7个百分点,说明我们仍有吸引银行资金的潜力。要在降低杠杆的同时,认真落实我省与各大金融机构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积极争取资金倾斜;创新担保方式,降低企业融资风险;努力培育好项目,吸附资金留在省内,吸引省外资金入晋,有效提高存贷比,努力接近全国平均水平。

  去杠杆,要平衡“去”和“稳”,与政金企改革创新联系起来

  去杠杆是一场阵痛,一招不慎,可能引发系统风险。在此背景下,必须避免无序地、痛苦地被动去杠杆,实现主动去杠杆。

  中央明确将“去杠杆”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通过主动去杠杆,增强经济内生活力。山西为企业创造良好的债券、股权融资环境,积极推进市场化债转股,也是在主动去杠杆。

  应当看到的是,主动去杠杆是复杂的系统工程,和去产能、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等息息相关,必须平衡好“去”和“稳”的关系。从我省情况来看,淘汰落后企业落后产能时,消解存量债务、阻止僵尸企业积累债务,同时就达到了去杠杆的效果。而去杠杆可以助力企业降低成本,解决资金成本高的突出问题。另外,着眼新兴产业、科技创新等薄弱环节补短板,做大经济总量,实际上也降低了经济总的杠杆率。

  省金融办主任郭保民表示,当前要把去杠杆与政府、金融机构、企业的改革创新联系起来,协调推进,方能事半功倍。

  就政府部门来说,一定要遵循市场化和法制化的原则,通过完善市场机制、增加市场要素、规范市场秩序等改革创新手段,来发挥引导、保障的作用。回顾2016年去杠杆所取得的成效,正是源于对上述原则的坚守。

2016年,山西企业面临的融资环境非常复杂。4月份,受国内数起债券违约事件影响,投资人对煤炭等行业信心不足,银行间市场煤炭行业融资利率报价不断走高。某银行承销的晋煤超短期融资券因募集规模严重不足,一度取消发行。企业发不出债,缩小了去杠杆的腾挪空间。关键时刻,我省采取赴京路演,建立债券发行备案、兑付监测、风险预警三项机制,百名行长经理进煤企等一系列措施,稳定了市场预期。特别是组建晋商信用增进投资公司,在全国省级层面率先推出CDS(信用违约互换),更是成为运用市场化手段,创新推动企业降低债券融资成本、分散金融风险的成功尝试。

  就金融机构来说,要把去杠杆和自身进行的基础性改革相联系。对此,建设银行山西省分行行长尚朝辉深有感触。他认为,在经济新常态、汇率和利率市场化以及互联网金融冲击之下,整个金融市场体系从间接融资主导向更多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转变,趋势日益明显。在这个过程中,银行业应该从金融产品供给出发,突破传统信贷融资业务模式,在债券、并购、投贷联动、股权基金等业务上加大创新改革,提供综合化的金融服务。

  在与金融机构负责人交流中能感受到,随着业务转型走向深入,银行业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具备投行特征,助力去杠杆的手段越来越多元。以建行山西省分行为例,其负责人多次提及并购重组、基金等资本市场概念。这种积极变化,使我们对山西企业去杠杆的前景充满信心。

  最后,让我们把话题转回去杠杆的主角——企业。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去杠杆的目的,在于减轻企业负担、激发企业活力,为深化改革和转型赢得战略空间。因此,去杠杆必须差别化对待——

  对于扭亏无望、已失去生存发展前景者,坚决按市场规则优胜劣汰,以转型的“阵痛”换来去杠杆的突破。

  对行业周期性波动暂时面临困难的企业、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的成长型企业、居于过剩行业前列的关键性企业等,应优先支持降杠杆、恢复活力。

  无论如何,企业强化自身改革至关重要。或寻求兼并重组,或探索混合所有制改革,或加快转型升级,都是去杠杆的治本之举。同时,塑造诚信文化,也是企业去杠杆必须坚持的核心要素。只有坚守诚信,山西才能在去杠杆中保持良好金融生态,为深化转型综改、创新驱动孕育新的动能。


版权所有:汾西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邮箱:fxzwxx@163.com

电话:0357-5122200          传真:0357-5124100          邮编:031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