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政策解读
2017如何提升开放发展水平
  • 2017-01-13
  • 次浏览
  • 打印本页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

14,我省党政代表团赴天津学习考察,召开两地工作交流座谈会,签署《全面深化合作框架协议》。

  省委、省政府“新年办的第一件事”传递出一个强烈的信号:山西,落实国家重大发展战略、有力推进环渤海区域合作;山西,这片表里山河、资源富庶的热土,正以更积极的心态与外界互联互通,以更开放的胸怀拥抱世界。

  当代世界正在发生深刻变动,当今中国正在发生深刻变革,“十三五”期间山西也正在向更艰巨、更深远的使命任务砥砺奋进。它们构筑了一个新的时代背景,它们标注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它们是山西对外开放的现实基点。

  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之路告诉我们:对外开放可以更好地解放思想、打开思路,是发展的必由之路,是释放生产力的必由之路。

  山西发展不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开放不足。实践证明,提升开放型经济水平成为内陆欠发达省份实现追赶发展的关键。

  在新的发展阶段,立足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积极跟进国家开放战略,坚持走出去、引进来,坚持引资引技引智并重,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是我省提升开放型经济水平的重要发展战略。


  国家战略带来开放契机——


  找准开放定位,东融、南承、西联、北拓,打造经济新优势


1924521,泰戈尔来到山西太原,他诚挚地说:这次我由印度来到中国,又绕道前来山西,得与诸位在此谈话,我的心中实在欢喜。我到中国来,好像是到了第二故乡。93年后,曾经令世界著名诗人为之心动的山西,叠加了时光之瑰丽和科技发展之美,散发出独树一帜的魅力。

  然而,即使经过三十多年的开放发展,对于“外人”,提及山西,最先想到的关键词十有八九还是黑黝黝的“煤炭”。

  煤炭大省的发展轨迹固化了煤炭与山西紧密关联的刻板印象,煤炭的“挤出效应”还将我省原有大而全的轻工业一一扼杀,导致吃“煤炭饭”的山西严重依赖资源输出,对外贸易交流单一,丧失了对外开拓市场的动力和能力。

  由于对外开放定位的缺失,再加上地理位置和历史因素的特殊性,无论是最先发展起来的东南沿海地区、西部大开发浪潮,还是老工业基地振兴,抑或是中部崛起战略实施,山西都陷入“我和别人玩不到一起”的窘境。

2015年,数据显示,中部六省中,我省对外开放程度和外贸依存度处于较低水平,“这说明山西仍然在依靠资源吃饭,并没有将自己放入全国经济的一盘大棋中全面考虑,缺乏定位,缺少对外的出路和突破口。”省委党校政治经济学教研部副教授马丹阳认为,“目前,山西急需培育自主发展能力,在对外开放中找准自己的位置。”

  近年,我省迎来重要发展机遇,《环渤海地区合作发展纲要》和《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将山西纳入发展版图。就现阶段而言,依托京津冀协同发展,全面促进环渤海地区共同发展,打造中国经济增长和转型升级新引擎,是对我省最直接、最有效、最现实的国家战略。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开放发展理念,对外开放战略布局进一步完善,深度融合、互利合作的开放格局进一步形成,为我省深度融入全球产业链、价值链、物流链提供了战略机遇。我省应在国家发展战略版图上寻找契机,精准定位,调整开放格局。

  “在煤炭行业全员功效和机械化水平方面,山西站在国内一流梯队行列,有自己的科技优势。”山西财经大学资源型经济转型发展研究院院长郭淑芬以煤为例,“从以输出能源为主到以输出技术为主,对于山西‘走出去’,是一条可行之路。”

  对外开放,我省找准定位,变被动为主动,实施“东融、南承、西联、北拓”战略。优先实施“东融”战略,积极参与京津冀一体化,主动融入环渤海经济圈,在产业发展、科技创新、招才引智、基础设施、能源供应、文化旅游等方面开展全方位合作;

  “南承”,差异化承接国际和长三角、珠三角、港澳台地区产业梯度转移,深化与中原经济区和中部省份的合作;“西联”,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实施计划,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积极引导和支持我省煤炭、电力、冶金、装备制造等领域企业赴境外投资;“北拓”,重点推进蒙晋冀(乌大张)长城金三角区域合作,主动融入中蒙俄经济走廊。


  基础设施奠定开放之基——


  完善发展条件,强化平台支撑,交通、口岸、开发区齐发力


  从历史发展来看,山西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区域。千年来,山西商贾往来,熙攘不断,历史上的晋商更是开辟万里茶路,纵横欧亚九千里、称雄明清五百年。开放,曾是山西的自豪。

  在新的时代,山西要“东融、南承、西联、北拓”,让自己走向世界,更让世界走向自己,作为对外开放的必要支撑,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三晋拥水,首数黄河、汾水;山西有路,前有太旧、后有大运,5000余公里高速公路四通八达,铁路快速客运网日渐铺就;山西凌空,九大已建待建机场重点布局,太原武宿国际机场三公里跑道连接世界各地。

  山西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王毅认为:一方面,信息时代已经来临,山西与沿海地区,与世界发达国家之间的信息落差早已不复存在。一方面,从基础设施看,山西已经形成了建设开放型经济的物质条件。

  “十二五”期间,我省开放平台进一步完善。全省统筹规划布局各类园区,新设山西科技创新城、太原武宿综合保税区等功能平台,大同经济技术开发区、晋城经济技术开发区、长治高新技术开发区升级为国家级开发区,新设运城空港经济开发区和左云经济技术开发区,形成了装备制造、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新材料、食品农产品加工和现代服务业六大产业集群,设立了一批投融资、产学研、公共技术服务平台等创新机构。

  但是,横向比较之后,我们发现,山西“开发区、口岸、展会”这三大开放平台仍存在建设滞后,对扩大开放的支撑能力不足的问题。

  以开发区为例,截至20167月底,全省只有31个开发区,而河北有246个,湖北、湖南、江西都超过了100个。同时,我省开发区产业集聚作用没有充分发挥,造成主导产业不明确、低水平同质化发展,产业集聚度不高,产业链条较短。

  因此,我省应继续优化提升“铁、公、机”布局:推进我省境内“两纵一横”建设,加快省内城际快速铁路建设,尽快形成贯通全省的快速客运网;抓好全省14个未通高速公路出省口建设,打通省际断头路;推进航空基础设施建设,提升骨干机场功能,发展临空经济。

  我省应更加重视“岸港网”建设:启动太原航空口岸“一站式”试点,尽快实现大同航空口岸正式开放,支持太原铁路口岸建设;加快太原、大同、临汾无水港建设,完善提升武宿综合保税区、太重(天津)重件码头等物流港功能;进一步完善互联网、物联网等信息网络设施,推动山西(阳泉)智能物联网应用基地试点建设。


  招商、外贸提升经济外向度——


  对标先进,专业化、精准化招商,坚持引资引技引智


  “十二五”期间,我省新批准外商投资企业232家,实际利用外资132.06亿美元,比“十一五”时期增长43.6%。全省进出口总额2015年为147.2亿美元,年均增长3.2%。然而,即使取得长足进步,山西外贸总量仅占全国的0.4%,吸引外商投资占全国的0.97%,拉动经济增长能力不强。

  我省招商引资的理念、水平和能力有待提升;外贸高度依赖少数大型企业和主要城市,服务贸易和服务外包发展缓慢;吸引新兴产业的配套能力弱,招商引资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的大项目不多;“走出去”缺少大项目带动,企业开展国际经营能力弱;国际人才合作与交流仍有待加强,熟悉国际经贸规则特别是资本运作的各类人才缺乏……诸多因素都直接影响着全省对外发展水平。

  贯彻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会暨经济工作会议部署,切实解决这些问题,提升我省对外发展水平,扩大全省经济外向度,山西必须重点从以下方面着手——

  围绕转型方向选大商、引好商,实施专业化、精准化招商,切实把引资引技引智工作作为战略任务抓紧抓好。鼓励企业开放股权,引进省外资本和先进管理,加快发展壮大。

  推进招商引资体制机制改革,改进完善招商引资考核体系,重点关注合同履约率、资金到位率、项目开工率,真正把工作抓实。

  建立全省统一的目标项目库、人才库,积极引进各产业领军企业和领军人物;实施晋商晋才回乡创业创新工程。

  加快推广上海自贸区可复制改革试点经验,对标先进,努力在全省营造法制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

  积极试行以负面清单管理为核心的投资管理制度,逐步形成与国际通行规则一致的市场准入方式;试行符合高标准贸易便利化规则的贸易监管制度,逐步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口岸监管服务模式;试行以规范市场主体行为为重点的事中事后监管制度,逐步形成透明高效的准入后全过程监管体系。

  推进我省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建设,加快培育外贸综合服务企业和跨境贸易电子商务等新兴业态,促进投资贸易便利化。努力争取国家支持,逐步建立适应更加开放环境和有效防范风险的金融创新制度。

  对外开放改变着山西,山西以更真诚、更开放的胸怀拥抱世界,三晋大地将在对外开放发展的道路上迈出新的步伐,越走越远,越走越开阔。  


版权所有:汾西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邮箱:fxzwxx@163.com

电话:0357-5122200          传真:0357-5124100          邮编:031500